广州新东方英语学校

巴黎松露之家餐厅-- Maison de la Truffe

法国巴黎导游-小六和小七:




巴黎松露之家(Maison de la Truffe)的介绍以前放过一篇,因为该餐厅经常换菜单,总能吃到不一样的主菜,所以把这几次吃到的菜再集中放上来。


餐厅上菜前给的免费面包会给自家做的松露黄油以及松露橄榄油来配。黄油很柔软很香,橄榄油更是香到想面包吃到停不下。这些东西松露之家都是有卖的,觉得好吃可以马上在店里买。




一般主菜有三个价位选择:不带松露的价格,带当季松露的价格以及带黑松露的价格。在法国干贝相当于中上等食材,松露之家的黑松露干贝很好吃,不过不是常有。牛排是常有的,Filet的火候一般掌握得比较好,七成就是七成,肉里面有可爱的粉色,但是不带血。


上菜啦:













我的咖啡之旅(二)

mola很懒:

因为是周三的缘故,考虑到大家都在工作不方便打扰,就自己订了房间,先落脚也暂住两天,等到周末了再厚着脸皮搬到别人家中去蹭沙发。


我选择当晚的第一个咖啡之旅的朋友,是我的大学同学SJ。虽然我们的确有两年多没见了,但这个时间长度其实挺鸡肋的,要说太久嘛也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国庆来杭州参加婚礼,要顺道找我聚聚,偏偏那天我有别的同学要陪同就残忍地拒绝了,于是很想趁这个机会赔不是。还有一点,也是我告诉她的一点就是,我利用“工作之便”去宁波出差见的同学是大学我们铁三角的YYY,我想工作结束后,作为自由身来见铁三角的另一角,也算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完成这个三角形吧。


无论是从我本科毕业到去美国读书的一年,还是我读书期间回来的几次假期,亦或是我上一段工作的时候,我们三人都无数次地说要找个城市小聚下,但终因各种原因被搁浅了。想来也是,上班时间的双休日就是睡觉日,有个小长假必定得出去玩,朋友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就真正只能活着“朋友圈”里了。那我这一品闲人,就当是个传话筒也好桥梁也好,由我来走动走动,了解下大家的近况,分享下分别那段时光的故事。我有同学在做101次对话,我觉得很棒,但是那种采访的形式太正式,又都是些大人物。我没有这样的资源,那我就和朋友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故事,毕竟生活中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嘛,谁说普通人就不能记录下平凡的故事了呢。


SJ一直是个纤细的女生,不像鲁豫那样头重脚轻得瘦,SJ这货是从头到脚都瘦得让人咬牙切齿,就是那种吃不怕的瘦,人类的公敌。许久没见,这人说话还是一样地欠扁。“我已经在努力增重了,到现在重了两公斤呢”这是赤裸裸地炫耀吧。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身材还剪短发,你知不知道这么小一颗都淹没在人群里了。”这么不起眼会更加找不到对象的好嘛。


“那YYY不也剪了跟我一样的发型你怎么不说她。”这丫还不服了是吧。


“你确定要半YYY出来做比较么?她又不瘦,再说她头本来就大,人群中辨识度很高的。”这么多年了我嘴巴也还是这么损。





好歹上海是她的地盘我也就不抢着跟她付晚饭钱了,但是说好的咖啡还是得我来请,于是我们草率地结束晚餐找咖啡店续摊。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就是这里有琳琅满目的餐厅和咖啡馆,但是太多了也会挑不好。星爸爸跟costa哪儿都有,就没必要来魔都还这么俗了,得找个逼格高一点的,起码要我没去过的。看着商场的楼层导购,我也是随便一指,就去MangosixCoffee。我的脑回路是这样的,导购牌上是中英文一起注明的,比如“Starbuck星巴克”这样,但是唯独这家咖啡店是洋气到不带中文玩的,想必这该是家美国独资配上异国帅小伙儿的咖啡店吧。也奇怪了,我们逛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这店,我心里一沉,不会是倒闭了所以拆了中文来不及拆英文吧。问了服务台才知道在另外一幢楼,还好还好,这第一站咖啡行可不要出师不利呢。


看到咖啡店门口硕大的欧巴代言还是有点失落的,全英文的不应该是老美开的么,怎么也得是个欧洲人搞的吧。来都来了尝个鲜吧,我还是一贯的美咖,SJ要了拿铁。事实上我对咖啡是没有研究的,用我们杭州话说就是“牛吃薄荷”,这意思就有点暴殄天物,我根本喝不出咖啡的好坏,甚至都说不出到底合不合口味。这要怎么解释呢,就是咖啡店出售的咖啡在我看来都是高价的,你要我承认高价但是难喝我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愿意的,所以只要不是家里的速溶咖啡我一概高评价,好喝。







JackPOON:

旅途中的一家人。英国巴斯,摄于2011年6月。

广州老表•LoFoTo:

本认为是洛杉矶最棒的一个海滩,去的那天却被大雾废掉了,能见度不过四五十米,站在沙滩上连大海都看不到,但也正因如此我的GR抓到了这张从迷雾中走出的人。

2014.12.23 Santa Monica, Los Angeles

图虫:广州老表

安一然.Saunato:

冰岛的瓦特那冰川每年都以很快的速度向北消亡,我的向导Hawk对我说挖掘这样的自然冰洞有相当高的危险性,每年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冰洞便是很好的结果了。也许在可预见的几十年后,这样适合游客前往的天然冰洞再难觅得。